我去吃月亮~~

古今盆的暴动02

啊、这部分是前面的一个尾巴……先发……


清晨,林鸟已经叫过一轮了。

包大人以为今天又是一个吃饭睡觉看名伶的寻常日子。接着开封府就响起了鼓声,杂乱又慌张,敲得包拯些许心惊,“诶呀,来了来了,展护卫带白玉堂出来升堂。”等包拯噔噔噔跑到堂上坐下,还没看底下何许人也,就发现公孙先生没有坐在书案后面,旁边的展昭也是一脸疑惑,平常喜怒不形于色的小伙今天是扎实的懵然。白玉堂眼珠在两人身上一打转就发现了不对,都升堂了大家长一个失踪一个疑惑,看来情况很严重。包拯抽空看了一眼白玉堂,本来是想让这小孩顶一下展昭的岗,结果对面的一个箭步蹿到椅子上老神在在的握着笔,后面的老鼠尾巴翘的欢实。展昭看这情形,把巨阙立在身前,意思是就这样吧。这一切不过几息的功夫,堂下之人沉浸在慌乱之中自然毫无所觉。包拯向来是对猫没脾气的,孤掌难鸣啊,只好把精力放在案子上了。

堂下的刘老叔做脚夫十来年了,开封和开封附近的村镇都走了个遍,同他搭过伴的几位老叔也是熟手中的精英了。比起白玉堂他们这样的江湖侠客,这些小人物更容易遇上些神神鬼鬼的小事情。刘叔走南闯北了好些年,鬼火见的不少、狐语也能囫囵模仿几句,偏偏这几日山上出现了新的怪声响——刘老叔眉头紧出座小山包来,又是张口又是叹气,卡在这关头不上不下的,可急死包拯——“到底什么声音?快说!”青年侠客白玉堂提声喝问,包拯还没出口的话就这么噎在喉咙里好悬没翻对白眼出来。不过刘老叔倒是跟吃了个定心丸一般,左顾右盼地说道:“东门往前五里地的山道大人是知道的,树高草长的,大夜里不是镖局在都没人敢走。前些日子吧,我们跟着大东镖局的人过那走,老有声音搁耳边絮叨些命理阴阳。”老叔顿了会儿才微眯着眼睛说:“跟狐仙似的,东家长西家短的,家家都能给你数出个四五六来。前些日子那个假交子的事都拿出来说。我寻思着这府衙口就说过这事不准议论了,哪成想那糊涂仙儿还叭叭说是啥文曲星倒了武昌君的炉灶,天下要不太平哩。”展昭听到一半就觑着包拯,生怕大人横出些枝节来,好在包大人今天兜住了大开封府的颜面,一脸肃穆地听完了这段告白。

“嘿呀,这’狐仙’倒是趣味啊,不忙着勾搭书生小姐倒跟你们搅和天下大事了?这话是光你一人听呢还是都听了?还有谁也听了?”包大人在堂上不怒自威,堂下的老叔赶忙接过话头:“这……这嘛……,欸,不是小人先前故意隐瞒,是在是这事就蹊跷在这啊。自从有这狐言之后,我们走那山路上,走着走着就,人就没了。”说完,那老叔终于是松了口气,又仿佛怕包拯不信似的,又跟着说:“大人啊,小人说的确实是实话啊,这,可这事忒怪异了,走着路,好端端的人没了。”
“没了?怎么个没法?”
“就,就走路上就消失了。”
“不是掉陷阱里了?”
“大人,那块是禁猎区,哪有什么陷阱啊。这我走过去是实心地儿,白日里看可啥问题也没啊。”
啥玩意儿?凭空消失?但看那人慌的跟梦游似的,包拯也就没多说什么,正常地询问完地点和失踪人物后就放人离开了。

“欸,张龙,不对,王朝马汉,等会儿饭点的时候去回访一下,再问一遍事发经过。”包拯抛下这句话就往公孙策房里钻,剩着没任务的一群人面面相觑。末了,展昭一把抓住要溜号的白玉堂,让大家先去后厅等大人回来。

网剧开封奇谈

复建中

第11集

初到陈州叩大门的时候,展昭和四将的一个小场景。

龙龙和虎子在自我发散吐槽包包的时候,展昭小声喝止,接着是官方辟谣:“包大人当然无事。”整个过程十分镇定。从后面几集看,开封组一旦多线行动,包包台面battle的时候,先生都是坐镇后方,展昭多点巡查。所以这次下陈州查案,先生应该是和展昭通过气了、在车里一边等包拯自己起来上班,一边准备实行plan b。顺便收集一下信息,确认凶手及主使。

贡献了大宋朝正气官服像的一个片段。

我喜。

一个祝福

高考的朋友们加油呀!
希望大家都超常发挥,考上心仪的大学和专业~

傲笑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的白玉堂小哥哥简直是奇谈扶贫大队队长!发照片可勤了!【先生就偶尔冒泡…您进山工作愉快!
图片来自黄新皓小哥哥微博~
先生的颧骨我还能再爱100年!!!!【等等……

每个对包大人不敬的人都在公孙先生的记仇本子上留下了深刻的一笔

93报恩亭

宋天宝骂大人是什么假青天,刚刚还不在镜头里的先生【我猜应当是在旁边书案做书记官】立马走到大人旁边对着宋天宝:“大胆!”

哇……几十年来先生完全没变嘛诶嘿嘿

我……
公…公…公孙……公孙冰淇淋?公孙花淇淋也可以……

咩蛤蛤蛤蛤蛤蛤

我!!!
93报恩亭
可把我气死了……
那个天宝烂到不行啊啊好气……


小声bb一下…那个义父母也emmm水仙也emmmm
最后居然秦大官人最惨……

【算盘里的事】

包拯前半夜因为白玉堂的话在限量手办彻底拜拜的悲伤里沉浸了不到十分钟,拨拉开白玉堂,从先生的碟子里抓了几串牛肉化悲愤为食欲,咯吱咯吱地泄愤。最后还是先生看不下去,主要怕竹签子硌掉开封府府尹的大牙,给他塞了个小鸡腿儿。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迟早饿炸。

等众人吃的差不多了,公孙策一边招呼他们收拾,一边把包拯踢去拿空房间的钥匙给五位义士。

“卢岛主,天色已晚,几位现在开封府住下,其他的事情等天亮了再忙吧。”卢方听罢也觉得早漂晚漂一样是漂,还不如今夜养精蓄锐,明日好打理陷空岛沉没的后事,恭敬不如从命,开封后院的秘密今夜就交给五鼠探查了。


公孙策后半夜刚开始的时候还在房里算帐写奏本,没写几行他就写不下去了——包拯大半夜不睡跑他屋里唠嗑,什么破习惯。包拯倒是不惧金算盘,硬是把先生的手按了下去,把算盘珠进了一位,他要聊五块钱的那种。公孙策一看包拯亮晶晶的眼睛,太息一声,捏捏睛明穴,“说吧,这次出外勤又碰上什么事了。”

“诶嘿。”包拯窝在他的专用圈椅上看着公孙策落座,开始兴致勃勃地八卦陷空岛上展昭和白玉堂的日日夜夜。“所以啊,我跟你说,这个展护卫自从遇上这白小贼以后越来越不在乎本府了!”说到这里包拯气的不得不喝口水——叨叨半天嗓子都冒烟,他们开封府向来是养生倡导者,多喝热水,幸福人生。然后眼含热泪地抓着先生的衣袖——不敢抓手——继续说:“尤其是通天玉吼启动的时候,天崩地裂啊先生,结果展护卫就撇下我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弱书生,孤苦伶仃地直面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和心伤,背起白玉堂就跑啊,惨无人道啊。可怜我这帅府尹还得给他们带路去泊船的码头,帅哥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眼看着包拯就要拿他的衣袖擦眼泪,公孙策使了老大的劲儿用扇子把袖子换了下来,“行了,当时情况危急,展护卫这么做也是信任大人……”话头还没完呢,包拯就截胡了,“那当然,本府这么靠谱,这么智慧,重点是还这么帅,年年优秀骨干哪次能漏了我啊。”公孙策等他夸完,才扯起了另一个话头,“照大人的意思,白菊花现在也算是仁义堂的堂主了,”包拯哼笑一声,“也就一光杆司令,以先生的布控,那些杀手还能逃过官府的火力网?”


“这商业互吹我就服你们开封府。”当时坐在房梁上的白玉堂如是说——旁边的展昭就说了仨字:“是我们。”“好好好,我们我们,穿个官服还这么计较了。”话说回来,这二位是怎么坐上公孙策的房顶的呢?虽说展昭的房间在包拯房间的对面,隔了条水道呢,但是今晚展护卫挺激动的,开封组进新人嘛,喜事儿。包拯出门的动静他还是听到了,床上躺了一会儿又睡不着,左右没事,坐谁的房顶不是坐,索性一个起落囤先生房顶上了。白玉堂呢,被大哥揪房里念叨了好一会儿才瞅着空儿跑回展昭房间,一颗鼠心向猫窝,十分胆大了。抬头就看见先生房顶上一缕红,“臭猫,大半夜的不睡觉,晒月亮啊?”展昭没理他,白玉堂自顾自地躺在屋娃上,接着就听到包拯那句话——机缘巧合下两人竟然都没听到包拯那些添油加醋的小八卦,真是可喜可贺。两位就这样一坐一卧,听着府尹大人和先生唠嗑。


公孙策淡定地接过这个吹捧,继续说:“仁义堂多年来培养了大批杀手,虽然这次我们也一举端了他们的老巢,但是还有一些散落在其他地方的杀手,明天天亮大人记得和卢岛主说一声提防仁义堂死灰复燃。”包拯点点头记在心上,顺便夸了夸陷空岛岛上的机关。听到这里,白玉堂不禁挺起了胸膛:“哼,我们陷空岛上的机关放在江湖上那可是招牌。诶,臭猫你给句话啊,一声不出,看单口相声啊。”展昭对鲜鱼羹的单相思再一次被白玉堂打断,“陷空岛上的机关又不是你布的,什么时候你的机关术江湖闻名了才是当赏一大鱼。”白玉堂不负包拯的评语,登时那不服输的性子就上来了:“嘿,那机关也不是你布的,展小猫你等着,不要一年,我白玉堂的机关术一定名震江湖。”而展昭:“哦。”聊不下去了,白玉堂气哼哼地走了,趁那猫还在那晒月亮,他先把被子占了,气死猫——白玉堂怕是不知道冬夏被子先生起码都给他们各备两套的。等包拯说完他落水后做的噩梦,展昭看看脚下的瓦片,舒展身体,也准备回去窝着了。至少,事情解决了,大人还在,不必杞人忧天。

“忧不忧天学生不知道,倒是大人再不睡天要亮了。”看来公孙先生也要睡了,包拯再赖着不走要挨算盘了。突然又有点心疼他的限量手办了,包拯如是想。公孙策看到那对八字眉不用读心术都知道包拯又在想什么,考虑到包拯出个外勤有惊无险地办完了案子,在教育方面张弛有度的公孙先生决定还是给颗红枣安慰鼓励一下猴子大人,便从立柜里拿了个不知哪年哪月顺手拿的护身符给包拯,“拿着吧。”包拯委屈,“我那可是限量绝版啊……”“嗯?”再小声逼逼那也是在房间里啊,呼吸相闻,包大人皮这一下很开心?“诶诶,没有没有,谢谢先生哈哈。”求生欲就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对面公孙策已经把房门打开了,就等包拯拎护身符走人,奈何包拯皮那一下还想再皮一下。事后包拯想起来还是觉得还好我聪明一开始就把算盘放桌上了。包拯那时候拿着护身符心里头那些个儿女情长不不兄弟情深翻滚来翻滚去,一路排开五脏六腑冲脑袋上去了,俗称头脑发热,再加上大夜里微微飘动的烛光落在先生眼里,分隔两地共生死,包拯终于走上前,轻轻地,碰了碰公孙策的耳朵,鼻尖还是嘴唇碰到的?不知道,那时候满眼的温暖,皂角香溢满鼻尖,然后他脚底抹油溜的比耗子还快,就剩公孙策气得耳朵红,大约。






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本来应该14号发的。。。但是我没想到我真的在网吧安静地看书看到晚上九点,没带身份证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所以说网吧真是个学习的好地方,并没有!

对了,情人节什么的好像是应该拖小手亲小嘴哈。。。总之ooc属于我,无限荣光【这同人里有吗】属于他们

最后有什么bug睡醒再改

古今盆的暴动01

公孙策与包拯相对而坐。

公孙策对面的是包拯,一头爽利的短发,眉宇间还是那股子温韧的正气。

包拯对面的是公孙策,长发梳拢束于脑后,不再做一碰面时的书生打扮。

包拯想了想还是叫了两杯咖啡,对面的人也就看着他做这些,不多说什么。


时间往前拨拉拨拉,包拯他们公务出差,去的开封。那时候包拯还猜肯定是上头想顺便把廉政勤政建设的任务也搞一搞;同时企图把同事的目光从他和直学士的名字上挪开,该行动宣告失败当事人落荒而逃。

“怎么光揪着我名字说话呢,欸我去……妈耶!”怨不得包拯这么一惊一乍,实在是对面的先生有点点过于融入背景,而开封府,没有角色扮演项目。

再说公孙策清早出门晨练,从后院拐个弯上前院的功夫,执勤衙役一个不见,正准备杀去大堂查岗的时候被一个人撞了背脊,然后他觉得事情发生了变化,并开始思考是包拯在做梦还是他在做梦。


宋朝的公孙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包拯,目前正在咖啡厅,之前点的咖啡终于是上来了,结束了两人相顾无言快要相看两相厌的无聊场面。任是包拯平常再话痨,就差没把吐槽即生活挂脖子上了,此情此景,他和对面的古人都一样的懵。公孙策斟酌再三,才借着感谢包拯第一时间与他确认年代,带他从开封府进入千年后的咖啡厅的事情扯起话头。奈何包拯和大人同款的脑回路清奇乱抓重点——他现在正在赞美自己第一时间拉着公孙置办行头并在这3个小时内完美科普现代社会的靠谱的热情好客的行为。公孙策也觉得他很想把这位包拯写进年终糊弄上级官员【X,最后选择给他鼓掌。

“那么,先生认为,学生还有回去的可能吗?”公孙策依然秉承着群策群力,集思广益的准则,可以说是对于突然的穿越适应良好。

包拯老神在在的清了清喉咙,用他破烂的小三轮载着公孙策遨游广义相对论的海洋——不靠谱——在公孙策看透一切的嫌弃的眼神下照搬了穿越小说中的经典套路:“要不就回不去,要不就哪来回哪,要不就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回呗。这种事情就跟假的一样,谁知道我,啊不,我们会碰上啊。那不然我带你去庙里拜拜算了。”

“求神拜佛有用啊?”公孙策满满的嫌弃之情快溢出屏幕了好嘛。

包拯感觉不能输,立马正经道:“胡说什么,我可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包先生,”公孙策还是笃定这位除了没有月牙以外和他家大人别无二致的包拯是他能信任的人,“照这个说法,若是理论成立,最早明天,最晚明年,能不能回去就见分晓了?”

“或许吧,不过别伤心,我带你先转转吧,这里好东西很多哦,比如,你面前的……”包拯目露精光,盯着公孙策那杯清咖,嘴角翘的跟街头大橘一样。

“……咖啡?”公孙策在包拯的注视下喝了,品了,咽了,放下了,神情自然,跟喝水一样。

包拯瞬间感觉被欺骗了,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说好的一口喷呢?

清醒点,公孙先生身上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吗?21世纪的包拯果然是因为孤家寡人丧失了部分“常识”。

大约是包拯脸上的失望快要进化成绝望了,明显到公孙觉得有必要问一句:“你很喜欢?”

“不不不不不不,洋人的,提神。”显然包拯拒绝这样苦中带酸,假装很香的液体。

公孙策鬼使神差的接了句,若要提神,我常饮苦丁,或许你可以试试。


接下来就不是稳坐咖啡厅了,包拯下午2点是有讲座要打卡的。早晨8、9点的时候两人相遇到现在,相知相识不相爱,气氛平和,沟通顺畅,包拯于是向公孙策推荐了隔壁的商业街。而照公孙策的说法,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好像不对,那什么,好好读书,方能不负好时光。包拯觉得书籍是人类之友,我还是带您去图书馆吧。包拯把古今汉语字典递给公孙策后就颠颠地跑去听讲座了。而公孙策,翻完了字典,就跟着图书馆老旧的指示牌开始翻看药典和法医学典籍。

包拯回图书馆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晃悠到三楼公共阅览区的时候,就看见公孙策端端正正地坐着,面前摆了两三本书,看书页的蓬松度,想来不仅翻看过,部分内容也是比照着读了很多次了,颇有大学生通宵备考的气氛。

“奇病治法三百种?奇方类编?这么有趣的吗?”包拯其实不太清楚桌上的《封诊式衍义》和这些看上去是中医的书籍有什么关系,不过能看上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他是很佩服公孙策了。公孙策原本正在思考那个千金不易的方子,包拯这一句话算是把他拉回现实了。隔壁桌的学生们看这位终于放下书本了纷纷热泪盈眶恨不得给包拯送个锦旗——这位看得太专注他们都不好意思玩手机,压力山大了。

“人命的事,有趣不得。”公孙策回完包拯便开始收拾书籍,顺便问到:“是要回去了吧。”包拯点点头,复而想起什么事情的样子,张口就邀公孙策出门压马路,还好公孙策想起来问一句吃饭的事情,否则今晚是要饥肠辘辘到天明了。


用过晚饭,包拯和公孙策东走西瞧的,大约公孙一身随和从容,长发竟没有引人注目,反而包拯时不时的瞅瞅那黑黢黢的头发丝儿。

“包先生在想什么?”

“……在想,”包拯原本盯着那缕发丝,突然醒神,“你不好奇吗?比如你,比如你口中的大人,大好的机会哦。”再或者大宋朝的兴亡什么的。没想到公孙策就说了句,“庸人,自扰。”奇妙的停顿,不过包拯也好奇呀,庸人得乐子嘛,“真的,一点也不?”公孙策随着包拯停住,他倒是未见得包拯眼里的点点星火,迟疑了几番,终于问:“……大宋的庞籍,你觉得怎样?”

不听,不看,不知道。不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真言,但长久的自然规律中,总会允许几个无伤大雅的特例。包拯突然明了公孙策拒绝现代化的世界,但是又渴望获得些什么的心情。于是包拯同样谨慎地说出,庞籍,不错,的话语。然后他看见公孙策辉映着万家灯火的眼睛,看见公孙策微笑着同他作揖,听见公孙策郑重地说:“多谢。”

“诶诶,不用不用,嘿嘿,走吧。”

蹓跶到招待所附近,公孙策被一盆花吸引了注意力,结满铜锈的盆里长着一蓬生机盎然的花草,小而圆的花朵星星点点地落在绿枝间煞是可爱。包拯跟着看了一眼对公孙策说这是满天星。

“满天星,好名字。”

等回了包拯房间——硬核单身狗就是公派都轮不到双人间——包拯居然递了一支满天星给公孙策。“想不到包先生还干这事。”包拯赶忙解释到:“没事的,我薅对门的……呃,扎花束剩下的,花钱有一半还是我出的呢!拿着吧。”





是这样,本来想全部搞完一起发,但是我高估了我的能力。。。渣渣的愤怒使人冲动发文。。。

植食系可以说十分招架不住毒舌了。。。一般的牙尖嘴利都hold不住。。。

偏偏喜欢的人大多毒舌。。。真是凄凄惨惨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