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吃月亮~~

【算盘里的事】

公孙策不常生病,原因嘛,如果问展昭那便是开封府健身领头羊的先生不生病才是常态吧;如果问包拯那便是先生抠那点草药钱罢了,大人你是嫉妒先生的六块腹肌吗?


但是陈州是公孙先生绕不过去的一次病,无怪乎他在临行前就有不好的预感。


病毒的侵袭缓慢而隐秘,对比更多无辜平民来说,公孙策真实的撑到了一个秦天师也不敢想象的时间上。从脖颈处不是传来的丝丝缕缕的痛感让公孙策无端想到了冬日凛冽的风雪,极有耐心地让宿主在习惯小口的疼痛后,慢慢加码。偏偏包拯跑去微服私访陈州狱连个插科打诨的人都没有,展昭就跟着他坐在馆驿里,心思一半也飞去包拯那里去。于是公孙策拿过账本对起了账面,而小侠客开始打磨他的鱼骨镖。


后半夜,包拯在山洞里苦哈哈地干活,悄悄环顾四周也不见白玉堂,惯会偷懒,自己可是苦惨了。而后突然集合的指令下达,包拯的脑筋就被迫转回正事上去。来历不明的天师挑猪肉一般,踱了几个来回,才指定了一个倒霉蛋,包拯一点没在怕的,甚至有些跃跃欲试——不是上赶着找死——他得进去看看这个天师的大葫芦里有个什么乾坤。


公孙策从包拯进大牢起就悬着一颗心,哪可能睡得下,越夜越精神,盘了几本帐以后却开始不正常的眩晕。先是手指发麻而后头皮处发紧,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嘴期冀得到额外的氧气补充以使得眼前的星星消退下去。展昭磨着鱼骨镖,虽然熬去了大半宿一双猫眼仍然晶晶亮,但是先生那边啪嗒一声,把他叫了起来,是毛笔掉了。展昭两步就到了先生身边,给他顺气,又准备着喂上一口茶水。“先生!先生!你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抓药!”公孙策缓过劲来轻轻摆了摆手,“没事,鸡鸣前我再开个方子抓药吧,不急这一会儿。”这样一来倒叫两人想起来该休息了,展昭搀着公孙策回了卧房,才回去歇下。


公孙躺下以后反而更清醒了一些,他心知肚明这是熬夜带来的后遗症,甚至游刃有余地开始放空,想些有的没的,就是不往正事上打转。渐渐的又模糊地感觉到一些痛意,带着一些麻痒,像被虫子啮噬一般。公孙策的后颈惊起一层白毛汗,年纪轻轻地做了腐尸太掉面儿了,复而想到一些江湖上解毒的法子,比如以毒攻毒什么的。再来就是想包拯这人还是太善良,攻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以至于开封府的先生被自愿地当个小白鼠。


“……先生,先生?”展昭是从窗外翻进来的。他将在鸡鸣时再次来到这里,带着新药,不过医生似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关于药方的东西。公孙策呆了一瞬,才想起来昨晚交代了抓药的事情,左右是些去热拔毒的常样,这次又加了个白酒。


小侠客在陈州的几个药房分别买了药,每家用的药方不同,倘若还有江湖客在旁一定会当这个青年人忍受不住饥荒要再起行程了。买酒,粮食都不够了哪有人酿酒。但是,庞府有。展昭去吗?不去。小侠客翻进了白玉堂来时秘密置下的小院,白玉堂且行且置地,为的还是五鼠,如今倒是给展昭行了方便。三坛女儿红三坛烧刀子,旁边还有鸡骨头。

“哈,老鼠。”

展昭抄起一坛烧刀子,把鸡骨头捡起丢了又给白玉堂的酒窝填好土才离开小院。


fong了……

包策真的好

就根据病名找的

我真是以为先生还在工作……
我去看看病情相关

古今盆的暴动02

啊、这部分是前面的一个尾巴……先发……


清晨,林鸟已经叫过一轮了。

包大人以为今天又是一个吃饭睡觉看名伶的寻常日子。接着开封府就响起了鼓声,杂乱又慌张,敲得包拯些许心惊,“诶呀,来了来了,展护卫带白玉堂出来升堂。”等包拯噔噔噔跑到堂上坐下,还没看底下何许人也,就发现公孙先生没有坐在书案后面,旁边的展昭也是一脸疑惑,平常喜怒不形于色的小伙今天是扎实的懵然。白玉堂眼珠在两人身上一打转就发现了不对,都升堂了大家长一个失踪一个疑惑,看来情况很严重。包拯抽空看了一眼白玉堂,本来是想让这小孩顶一下展昭的岗,结果对面的一个箭步蹿到椅子上老神在在的握着笔,后面的老鼠尾巴翘的欢实。展昭看这情形,把巨阙立在身前,意思是就这样吧。这一切不过几息的功夫,堂下之人沉浸在慌乱之中自然毫无所觉。包拯向来是对猫没脾气的,孤掌难鸣啊,只好把精力放在案子上了。

堂下的刘老叔做脚夫十来年了,开封和开封附近的村镇都走了个遍,同他搭过伴的几位老叔也是熟手中的精英了。比起白玉堂他们这样的江湖侠客,这些小人物更容易遇上些神神鬼鬼的小事情。刘叔走南闯北了好些年,鬼火见的不少、狐语也能囫囵模仿几句,偏偏这几日山上出现了新的怪声响——刘老叔眉头紧出座小山包来,又是张口又是叹气,卡在这关头不上不下的,可急死包拯——“到底什么声音?快说!”青年侠客白玉堂提声喝问,包拯还没出口的话就这么噎在喉咙里好悬没翻对白眼出来。不过刘老叔倒是跟吃了个定心丸一般,左顾右盼地说道:“东门往前五里地的山道大人是知道的,树高草长的,大夜里不是镖局在都没人敢走。前些日子吧,我们跟着大东镖局的人过那走,老有声音搁耳边絮叨些命理阴阳。”老叔顿了会儿才微眯着眼睛说:“跟狐仙似的,东家长西家短的,家家都能给你数出个四五六来。前些日子那个假交子的事都拿出来说。我寻思着这府衙口就说过这事不准议论了,哪成想那糊涂仙儿还叭叭说是啥文曲星倒了武昌君的炉灶,天下要不太平哩。”展昭听到一半就觑着包拯,生怕大人横出些枝节来,好在包大人今天兜住了大开封府的颜面,一脸肃穆地听完了这段告白。

“嘿呀,这’狐仙’倒是趣味啊,不忙着勾搭书生小姐倒跟你们搅和天下大事了?这话是光你一人听呢还是都听了?还有谁也听了?”包大人在堂上不怒自威,堂下的老叔赶忙接过话头:“这……这嘛……,欸,不是小人先前故意隐瞒,是在是这事就蹊跷在这啊。自从有这狐言之后,我们走那山路上,走着走着就,人就没了。”说完,那老叔终于是松了口气,又仿佛怕包拯不信似的,又跟着说:“大人啊,小人说的确实是实话啊,这,可这事忒怪异了,走着路,好端端的人没了。”
“没了?怎么个没法?”
“就,就走路上就消失了。”
“不是掉陷阱里了?”
“大人,那块是禁猎区,哪有什么陷阱啊。这我走过去是实心地儿,白日里看可啥问题也没啊。”
啥玩意儿?凭空消失?但看那人慌的跟梦游似的,包拯也就没多说什么,正常地询问完地点和失踪人物后就放人离开了。

“欸,张龙,不对,王朝马汉,等会儿饭点的时候去回访一下,再问一遍事发经过。”包拯抛下这句话就往公孙策房里钻,剩着没任务的一群人面面相觑。末了,展昭一把抓住要溜号的白玉堂,让大家先去后厅等大人回来。

网剧开封奇谈

复建中

第11集

初到陈州叩大门的时候,展昭和四将的一个小场景。

龙龙和虎子在自我发散吐槽包包的时候,展昭小声喝止,接着是官方辟谣:“包大人当然无事。”整个过程十分镇定。从后面几集看,开封组一旦多线行动,包包台面battle的时候,先生都是坐镇后方,展昭多点巡查。所以这次下陈州查案,先生应该是和展昭通过气了、在车里一边等包拯自己起来上班,一边准备实行plan b。顺便收集一下信息,确认凶手及主使。

贡献了大宋朝正气官服像的一个片段。

我喜。

一个祝福

高考的朋友们加油呀!
希望大家都超常发挥,考上心仪的大学和专业~

傲笑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的白玉堂小哥哥简直是奇谈扶贫大队队长!发照片可勤了!【先生就偶尔冒泡…您进山工作愉快!
图片来自黄新皓小哥哥微博~
先生的颧骨我还能再爱100年!!!!【等等……

每个对包大人不敬的人都在公孙先生的记仇本子上留下了深刻的一笔

93报恩亭

宋天宝骂大人是什么假青天,刚刚还不在镜头里的先生【我猜应当是在旁边书案做书记官】立马走到大人旁边对着宋天宝:“大胆!”

哇……几十年来先生完全没变嘛诶嘿嘿

我……
公…公…公孙……公孙冰淇淋?公孙花淇淋也可以……

咩蛤蛤蛤蛤蛤蛤